葫芦兄弟电影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頁 > 律師風采

律師風采

覃志鵬:從檢察院到同望只是一個轉身

時間: 2019-05-31      訪問量:491

        依新修訂的《法官法》和《檢察官法》的相關規定,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可以根據工作需要,從律師或者法學教學、研究人員等從事法律職業的人員中公開選拔法官和檢察官。 律師、法官和檢察官有了相互交換角色的通道,國家從立法層面促進法律職業共同體之間的交流,有助于加強共同體之間的溝通,消除共同體中不同職業間的職業傲慢,提升法律信仰,推動我國法治建設。由于新法未實施,目前沒有律師被遴選為法官或檢察官的情形,但這些年從法檢辭職到律師隊伍現象的不足為奇,相信他們對律師事業都有一定的情懷和愿景,廣西同望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覃志鵬向我們分享了他辭職的心路歷程。

        說實在的離開檢察院還是萬般不舍,但是我已經想好了。我曾在三個檢察院從事反貪污賄賂工作,每次看到自治區組織部的調令,都十分欣喜。在親友們對我祝福和羨慕的時候,我卻辭職了,有的不太理解。辭職了一段時間,我沒有告訴身邊的人,有的知道了打電話向我了解,總覺得欠他們一個“說法”,就以此與大家敞開心扉吧。

        記得2017年浙江省的高考作文題目要求考生根據下文寫一篇800字的作文:有位作家說,人要讀三本大書:一本是“有字之書”,一本是“無字之書”,一本是“心靈之書”。一名00后考生以《祁同偉自盡之謎》為題獲得作文滿分,講述了當時熱播的《人民的名義》中公安廳長祁同偉在“有字之書”上辛勤耕耘,考進漢大政法系,考上研究生。祁同偉對“無字之書”一樣表現的淋漓盡致,有操場上的悍然一跪,有書記父母墳前的痛哭流涕,然而他在走向富貴的大道上太浮躁、太匆忙,忽略了“心靈之書”導致墮落自盡。每個人的能力、機遇和追求不一樣,不是每個人都有讀“三本大書”的本領,但是“心靈之書”一定是一個人品質的源泉,凡事都帶著功利性將一事無成,因為正義與關懷是人世間不可或缺的因素。

        琢磨我的“心靈之書”在哪,什么是我最想要的,我認為人的一生應當自由的掌控自己的時間,選擇更為自由的職業。當然,在單位努力工作也有你想要的,也有自由,我很理解和尊敬在單位奉獻的朋友,感激我曾經的領導們,如沒有別的想法做一名檢察官確實是最好不過了,那種安全感、踏實感和優越感是不離不棄的,保障也會越來越好,我不認為檢察院會給我帶來窮酸的生活,但是我想更加灑脫一點。

        記得之前從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辭職的45歲女檢察官楊斌在自述《生活太美好,我不想再等》中寫到:“生活那么美好,值得去熱愛、去付出的事情那么多,不抓緊時間,怎么行呢?”我不想讓溫水煮青蛙的生活消磨意志,看到單位大哥們遲暮的面容,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神經,那就是將來的我。你可能問我在單位也可以干一番事業,如是金子在哪里都閃光,其實我很熱愛檢察這個職業,尤其是對嫌疑人“上課”的時候,斗智斗勇,技巧套話,每場審訊下來總感覺與人斗其樂無窮。有一次在與法警押解一個曾擔任公安派出所所長的行賄人去看守所的路上,他抱怨地說,他來到檢察院原本打算不招供,知道只要不認,時間一到就放人了,但是時間準備到點時卻和我交代了問題,至今想不通當時為什么認罪了,他還在后悔著。

        辭職前夕,全國檢察機關職務犯罪偵查部門準備轉隸到監察委,按規定我們有數十名職務犯罪偵查人員轉到自治區監察委,監察委待遇和級別可能更為優越一些,退休前達到處級應該不難,可是我不想再花時間去“試水”了。職權決定責任,權力大責任大,體制內有個現象,干好一百件事可能就因為一件事出錯而前功盡棄,駛得萬年船之人不僅僅是謹小慎微,還有立場和運氣,所以官場中多半是韜光養晦,隔岸觀火,明哲保身,這樣的環境不斷將人的意志磨平,直到你不再具有那股沖勁,當然,不全都如此,只要想干事不管在哪一樣可以擁有自己的小天地。

        香港電臺知名主持人梁繼璋給兒子的一封信,其中有一句發人深省、感人至深的話:“親人只有一次的緣份,無論這輩子我和你相處多久,也請好好珍惜共聚的時光,下輩子,無論愛與不愛,都不會再見”。誠然,晨昏滾滾東流水,古今悠悠日西墜。對于亙古不變的山水風物人生在世僅是生前和死后的兩次永恒之間的一次閃電,古人云: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對人生的意義和生命的真諦有了深入的領悟,你會明白你應該做什么了,是否需要多一點時間陪伴家人,感恩、幫助他人,做喜歡做的事情。

        我見過被查對象頑固地抗審,招供后的癱軟和無助,后悔至極時的求生欲望,在我面前失控后的雙膝著地、痛哭流涕,可謂“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此時我常心生憐憫,有種于心不忍,因為他們摸爬滾打過來也不容易。但可憐之人也有可惡之處,他們昔日在推杯換盞中、在妹子呢喃的輕語中、在金錢的糖衣炮彈下亂了陣腳,云里霧里,逐漸頹廢,直至喪失底線,全忘了自己曾經的信仰和黨旗之下的信誓旦旦,走上一條不歸之路。“昔日權貴今何在,囹圄深深嘆息了”,我常感嘆他們此一時彼一時的沉浮身世,可這完全怪他們嗎,如果說誰的新歡不是別人的舊愛,那么也可以說誰的輝煌沒有一點原罪。

        政治是暫時的、經濟是持久的、文化是永恒的。經歷多了自然感悟也多了,職業經歷讓我成熟,當你看透一切時,活得就自在了,你也就看透了人生,你才明白活著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這個世上再多的錢財富貴,再高的名利身份,都將煙消云散,所有的勾心斗角都變得渺小可笑。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不會小題大做,能平靜的看周圍,能坦誠的對朋友,能用心感悟生命。湖北省丹江口市人民法院原常務副院長徐光明,43歲的他辭職之后北漂當了律師,其在一篇辭職感言中寫道:“或許生命的意義,就在于一個奢華的夢想”。

        這些年查辦案件中,有不少感慨,也看淡了很多事物。我辭職緣由就這么簡單,不是被別人的成功學所障目,但有點理想化。追求心靈的放浪不羈,有更多的時間登高望遠、漂洋過海,感受大自然美景的心曠神怡,瞭望生生不息的大地,感受紛紛擾擾的人間冷暖,探索人們和諧共處的平衡點。

        清華園有一副名聯,激勵著人們去探索世界之大:檻外山光歷春夏秋冬萬千變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任東西南北去來澹蕩洵是仙居。不悔過去,不懼將來。生活本應如此,每天醒來都是新鮮的樣子,正如輝姑娘有言:時間撲面而來,我們終將釋懷。

        就這樣帶著眷戀離開了檢察院來到同望,像一個孩子遠行前的忐忑與不舍。現在主要還是從事刑事辯護工作,跟隨黃玉華老師以及自己辦理的案件中,職務犯罪類型居多,辭職并非意味著遠離,只是換個立場更好地守望。

        以上僅為個人看法,不對有關事情持褒貶之意。

作者簡介


        覃志鵬,廣西同望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自治區工商聯法律服務團專家成員。曾先后在河池、柳州和南寧三地檢察機關從事反貪工作近十年,曾獲廣西檢察機關“偵查信息化優秀辦案人” 等榮譽,被選入廣西檢察機關二級偵查人才庫。

葫芦兄弟电影